美媒关注傅园慧大方谈例假:打破中国社会禁忌

美媒关注傅园慧大方谈例假:打破中国社会禁忌

美媒关注傅园慧大方谈例假:打破中国社会禁忌

美媒关注傅园慧大方谈例假:打破中国社会禁忌

  8月8日,傅园慧在颁奖仪式后展示奖牌。 新华社记者王鹏摄

  美媒称,因表情丰富而赢得大众钟爱的口无遮拦的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日前再次掀起波澜。13日晚在里约,她无所顾忌地谈到自己在参加当晚的奥运比赛时恰逢来例假,从而打破了女性运动员的一个长期禁忌。她在泳池边接受采访的视频迅速走红。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16日报道,傅园慧是在中国女队以微弱劣势错失4X100米混合泳接力项目奖牌后发表上述言论的。当她的队友逐个在赛后接受记者提问时,可以看到傅园慧蹲在一旁。她此前已经赢得了一块100米仰泳铜牌。

  报道称,当记者接下来采访她时,傅园慧站起身来,表情痛苦。记者猜测说,她一定肚子疼得厉害,但是傅园慧很快更正了她的说法。

  她说:“因为我昨天来例假了,所以还是会有点乏力,特别累。但这也不是理由,还是我没有游好。”

  报道称,傅园慧的坦率立即在网上引来大量评论。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截至14日夜,相关的话题的搜索量已经超过50万,许多用户对傅园慧的率真态度表示支持。

  一位用户写道:“只有来过例假的人才知道疼得要死。你太棒了。”

  一位男性用户写道:“来例假还参加比赛,却仍然对得第四名感觉不好:傅园慧,你太让人吃惊了。你是我们的骄傲。”

  报道称,女性用户也到社交媒体上批驳主要由男性表达的如下批评意见,即在来月经期间到泳池里游泳既不健康,也不卫生。

  一位女性用户写道:“别跟我说把泳池染红了或是通过吃药让月经推迟。难道你没听说过卫生棉条吗?”

  报道称,在世界的许多地方,月经仍然被视为羞耻和令人厌恶的事物,尽管这种看法在改变。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开展的富有创意的关键词运动以及网上请愿活动都对与月经相关的话题所伴随的不适感提出挑战。

  包括前英国网球明星安娜贝尔·克罗夫特在内的女性运动员都曾对体育界在月经话题上的沉默提出批评。2015年,美国音乐家基兰·甘地在参加伦敦马拉松赛时正值月经期间,但她没有戴女性卫生用品,以示对“月经羞耻”的抗议。她在冲过终点线时身上有非常明显的血迹。

  不过,有关月经的更加公开的讨论在中国流行得较慢。女性在谈论月经时,仍然更倾向于用“我来大姨妈了”或是“来例假了”这样的委婉说法。安徽省在2月份发布规定称,允许女性因痛经休假一至两天,只要她们能提供医疗机构开具的症状证明就可以。但是,批评人士担心这一举措可能会招致如下违背本意的后果——即让用人单位不愿雇佣女性。他们还指出,女性或许仍然会选择放弃带薪休“痛经假”,以避免招致男同事的批评。

  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人员陈亚亚说:“傅园慧的话增强了人们的意识,因为中国社会仍然间接地对待月经,甚至将其视为不幸。但是,(设立痛经假)压根没有必要。月经只不过是一种日常现象。”